<返回列表

为什么我们没有女性舵手?

2016年05月16日

很多时候,在一艘帆船或游艇靠近码头泊位的时候,如果甲板上是一对夫妻或情侣在操作,那么在舵手位置的,通常是男性,而女性则在旁边收拾帆船的绳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专栏作家Elaine Bunting给出了她的见解。

 


在上世纪50年代的电影里,当一男一女准备一起出发去另一个地方时,通常在画面里,都是男人在开车。驾驶似乎属于雄性的角色,就像周末派对上都是男人烤肉,以及男性来决定如何投票、选举一样。在我们父母那一代,我就知道一位女性,她竟然被禁止驾驶其丈夫的汽车,就好像,安全驾驶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极限。

在汽车方面,人们可能更期待女性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今天,这样的想法听起来非常荒谬——至少在西方发达国家。然而,从某些方面来说,帆船也就像上世纪50年代的彩色胶片时代一样。去往世界上任何一个港口或码头,看看帆船上的那些夫妻档吧。在90%,甚至更多的情况下,男人来掌舵,女人来做粗活:比如收拾和调整帆索,跳下码头,帮助系泊。

这难道不是非正常的吗?从逻辑上来说,明明应该女性掌舵,而男人来做粗活。所以,为什么舵位上面没有女性呢?


还有,为什么没有更多男的觉得他们的伴侣可能没有必需的,如果他们掉下水后,可以返回接他们上船的技能呢?或者是,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女性没有办法导航以及将帆船安全地送回停靠港口的技术呢?

专业航海领域的女性缺失

顶尖的航海专家比如 Ellen MacArthur, Dee Caffari 以及 Sam Davies 在女性航海领域被高度赞扬,但事实上,在专业航海的世界里,女性的数量要大大少于业余航海的帆船活动中。女性在世界上的航海俱乐部上占有不小的比例,比如在英国考斯帆船周中,有40%的水手是女性,ARC跨大西洋拉力赛中,女性也占了五分之一。而她们在船上的任务,也分为“蓝色和粉色”(粉色更加女性化?)。

中国女子航海第一人宋坤算是巾帼不让须眉,可是,这样的女水手,好像也不常见哦。

如果在陆地上,这样的情况就是很奇怪,而且也很少被讨论的。它可以被视为挑衅、性别歧视,以及任何人如果想要辩论的话,都会引起怒火。

不过,事情已经开始慢慢发生变化。女性作为领导的滑梯已经更多地被公开讨论。爱尔兰航海俱乐部(Irish Cruising Club)准备在即将到来的座谈会上讨论这个主题。美国航海俱乐部也开始了一个项目名为“突然独身(Suddenly Alone)”,意在让航海夫妻一起讨论安全航海中各自需要学习的技能和承担的责任。

事实上,如果是情侣或夫妻档一起离岸航行,为了效率和安全,两个人都要掌握一些独自航海的技能。

如果你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是在说男人不把舵位让给他们的伴侣,那你就错了。很多女性不是船长,她们也不掌握导航以及其它关键技术,原因要归结于很多女性自己没有这样的自信。缺乏自信会让女性拒绝成长为一个专业的水手。于是,男人们梦想着做个海上飘扬的男子,并为之付出行动,而在女性的心目中,这仅仅是一个梦想。
三亚亚龙湾游艇会于2012年12月22日正式成立了亚龙湾女子帆船队,为国内首支由高端游艇俱乐部打造的女子帆船队,队员包括亚龙湾游艇会女性会员、资深媒体人士及具有影响力的成功女性。

有一对夫妻,John Neal 和 Amanda Swan Neal驾驶着他们的46尺 Hallberg-Rassy 帆船 “Mahina Tiare III” 号环游世界,同时也在为其他帆船手提供探险帆船体验。当我问他们“为什么女性不能驾驶”时,他们回答说:“这个问题我们也经常问自己,不少我们的探险小组成员愿意做任何事来提高他们的伴侣对航海的兴趣,但他们对驾驶的兴趣却要少得多。”

在他们心目中,男性和女性学习的方式也不一样。他们的经验是,男性更加喜欢凭直觉去学习和提高,而女性则在实际操作之前,要确保自己真的能够胜任。“简而言之,女性需要增加自信,而这也需要练习,需要一个好的支持系统,要以全面的知识和经验作为支撑。”
女性们需要更多指导和练习

“如果一件事情在许多情况下是男性能更快更好地掌控,那么你很难让女性们愿意动手去完成这件事。但不管怎样,为了能够更好地对航行和帆船负责,所有的水手都需要时间,设立学习目标,需要指导、训练以及纳入整个过程当中。” Amanda 说。“只要你有值得信赖的船员,并且意识到学习过程中肯定会有错误,找到正确对待帆船的感情,并且努力培养勇气来克服心中的恐惧,这样你就可以获得进步。”

John补充到:“在探险过程中,我们有一名每日船长以及一个停泊/系泊教练。男性们更倾向于在停泊的时候凭直觉直接上手,而女性则在靠近码头的时候不停地通过对话来确认。当我们船上有情侣档或夫妻档时,我们通常最后会让男的去船头做船头的活,这样他的伴侣就可以自己直接停船,而不用听他们的指导。”

在2014-15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上,全女子船队爱生雅号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Rachael Sprot 是一名专业的租赁帆船船长,同样也在船队航海中占据领导地位。她表示:“我可以从反面来评价。我因为父母的原因开始从小航海,我的母亲是水手,而父亲是通过她来学习航海的。父亲从来不停船或者是做任何船上的保养工作,这些都是我妈做的!”

“事实上,人手少的话,驾驶帆船就意味着更大的压力,这会让夫妻恢复到他们的‘默认配置’:如果风大,或者是比较急的情况,拥有更多经验的这个人去掌舵。这样的情况下你的伴侣或许就不是最好的能够教你怎样停船的人,这意味着即使是在合适的条件下,你的学习环境也并不好,因为你没有合适的指导者。”

“在非夫妻档的情况下,在高压环境下时,女性对于是否在帆船上成为主要负责人的决定,会更加谨慎。我想是通常状况下女性倾向于不要冒太多的险,比她们的男性伴侣更害怕失败。”

Sprot 建议说:“夫妻应该分开学习,努力让更少经验的那个人来掌舵,通过这样来增加经验。慢慢地,让他们逐渐增加成为领导角色的机会,你仅仅需要准备好一个事实:那就是不管怎样在学习的过程中,总会犯错误的。”

她补充说:“我很想看到女性冲进浮桥,以及自己停船,然后耸耸肩说,没什么大不了。”

帆船应该共同驾驶
各种宣传航海生活方式的图片中,也总是男方在掌舵。

对于我自己而言,我喜欢掌舵,不管是在风力行驶的情况下,还是在开发动机的时候。我喜欢挑战困难的部分,但是我老公也和我一样,所以我们总是共同驾驶。

Daria Blackwell在遇到自己的丈夫Alex之前就开始学习帆船。现在,他们总是一起开船。“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她写道:“如果我早知道掌舵比船上的任何工作都容易,我会早十年就开始努力做这个位置!”

Daria的评论简直一针见血:“我意识到许多人有问题的原因是她们总是没有准备好。她们没有设置好她们的航线,还在摸索护舷,她们开得太快,以及她们没有观察到自然因素:风和洋流。如果你做好了准备,你能够在驾驶停船的时候一把到位的几率非常大,除非出现了什么不可预计的自然状况。而且,任何人都可能遇到困难,但这并不是常见的情况。”
“问问自己,什么是最坏的情况?你会错过停泊位置,然后还得再停靠一遍。”

操控风帆、导航以及重要的维护也是女性水手需要掌握的技术,需要和整个帆船的技术一并学习。如果一对夫妻一起作为船长,就应该在水手技能方面也有个平等的共享。

技术共享,各有所长
Andrew Bishop是ARC的管理总监,也是一名丰富经验的双人水手。对于人手短缺情况下操作帆船的状况,他有11年的经验。他知道很多夫妻的恐惧。

“我们强调,双方共同承担责任,分享知识是很重要的,这样每个人都可以有效地帮助另外一个人做很多事情。但我不认为人们对此已经做了足够的准备。”他说。

“我总是询问多少男性舵手愿意让他们的妻子来驾驶帆船停靠在码头泊位上,通常是非常少的数量。很少有人来表示两人在正常情况下都可以掌舵。我强调共同掌舵的重要性,但是结果并没有改善太多。”

那么夫妻驾驶帆船的时候应该如何做好准备呢?Bishop回答说:“要考虑全面,从风帆操控,到处理细节事务,当然一定要共同承担责任,彼此技能都要分享和覆盖,这样如果一旦出现其中有人落水,或者是临时顶替,或者是停靠帆船的情况,就不会因为其中一人能力不够而出现不好的后果。”
共同规划、探讨

“当我和Alex决定跨洋航海的时候,我们彼此都同意,要学会对方的位置所需要的所有技能。” Daria Blackwell说,“我上了柴油机械课程,他则完成了医疗/急救培训。当我们遇到意外的时候,我们需要保证生还。”

夫妻两人不同的学习方式最后也可以带来有用的结果。“在柴油机械课堂上,我知道了船上最重要的东西是帆船服务手册。男人可能从来不会看这些东西。如果Alex无法解决船上的问题,我可以通过查看手册来判断。在很多情况下,这都是非常有效的方式。我们的思维有所不同,但这能起到正面作用。”

双方都掌握相同的技能,也可以让夫妻两人来决定各自的专长。“Amanda负责风帆、索具以及船舱和引擎里东西的修复。”John Neal说:“我负责导航、天气还有沟通。”

“我们一起分享讨论风力变化、风帆调整、疑难问题、选择目的地、锚泊、物资供应(除了我会负责所有早餐以及相关的东西外)、清洁等。停泊的时候我们会轮流掌舵,不过有时候Amanda会更加希望我来驾驶,尤其是侧边停靠的时候。”

所以,如果女性能够和男性驾驶一样好,而且她们能自己明白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占据领导地位,为什么没有更多的妻子和伴侣来做这个事呢?或许这就像选举权,或者是驾驶汽车一样:我们仅仅需要一个平等的机会? 

 

三亚亚龙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亚龙湾游艇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7 Yalong Bay Yacht 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aBridge